雪晰

圈地自萌

不接受拆逆

巍澜是真爱

在墙头左右横跳

【置顶】

☆这里雪晰

☆圆规精本体/爬墙能手/万年鸽王/晚期拖延症患者

☆欧美圈主磕铁虫 其次锤基

☆国产圈本命巍澜

☆龙哥是世间瑰宝

☆学业繁忙 每天都在背书 更新随缘(基本没动了)

☆人好说话 欢迎敲我玩

☆能因同样喜好结识甚是荣幸

❌不接受拆逆

十二月了我还在巍澜坑底。

今天!也!好想!吃!砂锅面啊!!!

我是第一个repo吧?!一到家就看到到了超开心!!!本子真的超级好看!!!吹爆 @莲染Nicolaj !!!塞的小礼物也超可爱!!!

我也来表白一发www(๑❛ڡ❛๑)☆
首先当然是 @唱戏先生 (`・ω・´) 之前消极的时候都是她安慰我的www 人又可爱又友好ฅ՞•ﻌ•՞ฅ(还蠢(buni)QQ上最大的火花!(苟延残喘.jpg)祝中考拿到好的成绩!!!打游戏屡次顺利!

还有 @卷毛 (´˘`*)♡卷毛真的是瑰宝呜哇 每篇文都写的超棒!文字真的是很美了 ( ˃᷄˶˶̫˶˂᷅ ) 无法用言语能够表达的美好(人 •͈ᴗ•͈)۶♡

@岚岚LLLLLL 我吹爆这位太太!!!!快去看她的文!!!!无论是刀还是车(最爱)还是灵异向的写的都超棒!!!!人也可爱也超好!!!最喜欢的太太之一!!!

@夏木  @水川  @蝶銀    @莲染BunnyFufuu @gorn我能懒上一年  @Cynnie希尼  @狐先生  @正所谓
👆都超级喜欢!!!!(靠太太们的粮过活)语废不知道该怎么吹了(´°̥̥̥̥̥̥̥̥ω°̥̥̥̥̥̥̥̥`)太太们都是圈子里的瑰宝

www周而复始终于到了٩(๑ᵒ̴̶̷͈᷄ᗨᵒ̴̶̷͈᷅)و @纪翌 太太的文真的太好看了- (* ´ u ` )

www克莱因蓝太美好了 考完试回到家看到本子一天的疲惫都被治愈了(˶‾᷄ ⁻̫ ‾᷅˵)
本子超好看!又厚又香!(buni)封面手感超棒!
原谅光线不好拍不出本子的美(๑ १д१)
我爱卷毛一辈子!!! @卷毛

【铁虫】Two kisses under the mistletoe(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

预警:烂文笔 自己写的是什么自己都看不懂……



Tony找遍了那天晚上参加那场聚会的名单,而在那上面却没有任何有关于那个男孩的信息,照片,或是姓名。


Tony烦躁的推开面前的一堆文件,此时此刻他感觉非常需要抽上一两根烟来麻痹他的大脑神经。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里面除了通讯工具与几张卡之外再无其他东西,噢,他才记起来自己被秘书警告并被没收了所有烟支的记忆。Tony偏了偏身子让自己陷入躺椅中,抬起手盖住了自己的眼脸。


操他的秘书。


“sir?中城高中下个星期有场演讲邀请您去参加。”Jarvis的声音应时的响起,提醒着Tony接下来的行程。


“推掉。”Tony抬起手随意的挥了挥示意Jarvis停止继续汇报,微眯着眼透过手的指缝看着天花板不知再想些什么。


“但是……”


“Mute”


  



而中城高中此刻也收到了Tony Stark拒绝来此演讲的消息,许多本对于能够看到Tony Stark本人并且能够听到他的演讲因此对下个星期充满期盼的同学也只有失望。他们所能够做到的叹口气,收拾一下便接着上他们的课。


毕竟Tony Stark的性格在纽约几乎无人不知晓,谁会知道下一秒他是否会突然改变了注意呢?毕竟没人能够摸透他的心理路程。


因此,这在情理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然而此时此刻,Peter盯着学校电台播放的消息,不知该做出些什么反应,他的手抓了抓衣服,却又无力的放开。上面所描述的人赫然是他几天前晚上在聚会上遇到的那个男人,想起那个晚上,嘴唇所触碰到的柔软似乎还未离开,鼻尖仿佛还萦绕着那股雏菊香。


清香中夹杂着些许草木的苦涩。


Peter闭上眼猛吸了一口气,想从空气中抓住与之相似的味道——却是徒劳罢了。




Tony又一次的梦到了那个男孩,男孩在他的身下喘息着,湿漉漉的眼睛里在此刻只装下了他眼前的男人。生理盐水在他的眼眶中打着转,最终顺着眼角流下。他瘦小的身子随着Tony的顶动而律动着,张开了手臂像在是欢迎他,环住了他的脖颈。男孩的敏感点被研磨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在他紧抿着的嘴角泻出。他稍作用力,支起了身体将嘴靠近Tony的耳畔。


“Tony,我……”


梦中的话语被闹钟的铃声截断,Tony睁开了眼睛,将一只手从被子中抽出在黑暗中摸索着关闭了闹钟。该死的,Tony从床上坐了起来揉了揉昏沉的脑袋,试图回想起梦里男孩后面还未听清的话。但除了他还记得的几个单词,后面的话已经模糊不清。


天还未完全脱离黑暗,海上的灯光时隐时现,而在海的边际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对面的城市些许亮起的灯光。


风亲吻着Tony的额头,抚摸着他的脸颊,在他布满血丝的眼睛上拂过,舒适的温度令Tony眯上了眼。头依旧昏沉与疼痛,但也稍稍清醒了些。


他的梦境不知何时已经被那个连名字也不知道的男孩取代,而每次,场景或是他们所做的事都在变化着,唯一没变的或许只有梦境里的主人公了。


Tony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只见过一面,他却对这个男孩这么在意。


“有找到之前那个男孩的消息了吗?”Tony抬起头望着还未消散完的星空问着他的Al。


“根据您所描述的信息,我调取了那天晚上在那附近的所有的监控录像,找到的与您描述大致相符的一个人。一名学生,15岁,就读于中城高中。”


“名字。”


“Peter Parker”




  

当然,Tony在那之后又不知怎么的同意了邀请,校方被他这捉摸不透的心思弄昏了脑袋,却不得不开始准备接下来的演讲活动。学生们听到了这个消息不禁发出一阵欢呼,只有Peter愣在那里。Tony Stark要来他们学校,就意味着,他们可能会再次见面。


他是来找我的吗?


这想法从Peter的思绪中一出现便直接被否决,他怎么可能会记得我呢?Peter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像是在嘲讽自己似的。



  

而时间过得飞快。


  


星期二如约以至,距离讲座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所有的学生摩挲着拳掌计划着自己该何时冲出班级,思考着位于演讲的哪一个位置会更加对自己有利。


总而言之,就是所有人都心不在焉。


在下课铃声准时响起时,老师还未来得及说什么,学生们就向着位于大堂的讲座直奔而去。Peter站了起来,刚接近教室门口便被人群挤到了最后,他等到所有人都离开了后才迈开步子向着人群涌出的方向走去。


老师苦恼的看着自己的教学文件因为学生们推搡的动作而被弄的纷乱,他慌张的伸出手试图使它们不至于变得更糟糕。他抬起头,瞄准了在学生们后头的Peter,在Peter即将离开这里的时候叫住了他。


于是Peter被迫的错过了讲座的开头。




讲座准时的在中城高中的大堂中举行。


在Tony出现在台上,台下的人群在一瞬间爆发出了激烈的掌声,随着Tony摆出示意学生们噤声的手势时,这才有所缓解。


Tony敲了敲麦克风,确认声音能够清晰的传达出便开始了他的演讲。所有的人的思绪被台上的男人所描述的话语吸引着,时不时拿起本子在上面记录了些重点,没有人注意到Tony的眼神此刻一一扫过他们,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人似得。


男人的嗓音通过电器的传导显得更加低沉,他时不时在台上走动着,向学生们介绍着公司的科技。他不止一次的想要在人群其中寻找那个男孩,但并没有发现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面孔,Tony的眼神里不免掺和了些许失望。


Peter终于从帮老师整理资料中解脱了出来,他急忙的向大堂的方向跑去,通过角落里的一扇门进入这里,而讲座已经进行了一大半。


他小心翼翼的穿过人群坐到一个偏后面的位置上,台上的男人穿着修身的西装,像是个巨型的荷尔蒙炸弹一样,到处都散发着魅力。


Peter也不免被吸引住了。


Tony早在男孩刚进来时就看到他了,就想他俩第一次见面一样,男孩总是能够让他第一眼就注意到。Tony时不时往男孩的方向看了几眼,注意力被分散的他没发现自己已经连续说错了好几个单词。


象征着结束的铃声响起,学生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大堂,而Tony在结束的时候匆匆的从后台离开,却在迈出门口的一瞬间被热情的学生们团团包围。


Tony此时此刻恨不得给眼前包围住他的学生们来几发掌心炮轰退他们——当然,是不可能的。他推开了他们,拐入了一个几乎没人注意到的角落,总算是逃脱了的他吁了一口气。


而在Tony前面的不远处,他看到了他再熟悉不过的身影,Tony向男孩的方向跑去,急切的心情让他恨不得给自己装上个推进器以防止自己再次错过男孩。


Tony抓住了面前的男孩的手,将他往自己的方向拉了过来,对上男孩因为惊讶而睁大的眼睛,他的眼神里带着自己没能察觉到的温柔。


“I found you”


【铁虫】Kill me heal me(四)

更新啦!

佛系少年岚岚。:

双重人格铁x心理小医生虫。有白罐。




答应了雪雪 @雪·懒癌晚期·晰 写第四章,趁着没网的时候写了出来,希望没有什么逻辑bug,


没有文笔了嘤。你们还没忘掉吧忘掉吧。欢迎捉虫。


前文在我列表可以找到。


前情提要:Anthony掌控了Tony的身体三个月后因为意外沉睡,Tony重新醒来之后打算对Peter坦白一切。




 4.




  照理说,每个人格背后总有一个让常人难以理解的遭遇,Tony也不例外。Peter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能跟Tony说上一句话,可他还觉得不到时候,Tony明显对于另一个人格有着抵触和恐惧的情绪,在主人格掌控的那段时间,Jarvis提过他变得避世,几乎不跟任何人有交往,甚至觉得他会伤害到别人。




  另一方面却不眠不休地投入到另一个工作里,他一直都在孤军奋战。




  “等一下,Mr.Stark…我知道你对我还心存疑虑,认为我不能很好地解决你的问题。”Peter打断了他的话,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建立起相互信任的病患关系,可是他不能有进一步的情感交流,这是心理学的忌讳。每想到这儿,Peter总是感到莫名的失落,很快他就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对Tony嘱咐着,“但是至少以后你不用一个人去面对这个让人心情糟透的事了。”




  “Jarvis找了个挺有趣的小家伙。”Tony的确放下了心,此前刚从黑暗醒来的负面情绪也已经消失了大半,即使不能完全避免Anthony的存在,也许Peter可以帮忙让他好过一些。




  敲门声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开门之后便是Happy的脸再催促着Tony,“Boss,你的会议已经迟到一个多小时了。”然后Tony对着他点了点头示意自己要去忙工作了。




  他们之间的谈话只好就此作罢,等到有空闲的时间再谈论也不迟,Peter心想着。Tony却决定明天就启程为自己的耶利哥导弹演示些操作和解说,Peter想要阻止Tony,因为他的情况不允许离开他的视线,Tony拗不过他的小医生只好同意他的陪同。这是国防部下达的命令,他们需要SI的武器供应,而Tony不能缺席。




  过了几日,Tony如约来到了边境的演示场,他自然清楚是谁签订的这桩生意,Anthony的意图他依旧摸不清楚,这生意也不能反悔。耶利哥导弹从他头上飞驰而去,然后分裂成无数个小型炮弹直冲对面的山坡,巨响之后掀起一阵阵飞扬的尘土,完美得就像一场吞噬天地的海啸。




  Tony以一箱昂贵的香槟替军人们收了尾,Peter还在车上看着刚刚绚丽的爆炸场景,那是第一次近距离地看见导弹的威力,心情有些复杂。Tony在庆祝之余看见了趴在车窗上眉头紧皱的Peter,便丢下身边谈得正欢的女士朝他走过去。




  “小医生,眉头皱成这样子,是担心我吗?”这些日子他第一次看到Tony游刃有余又自信的模样,这让Peter觉得就像一个短暂的假象,被香槟沾染的一抹香气有如梦幻,他想起了那个令人讨厌的Anthony。




  “你该回公司了。”Peter丢下一句话便关上了车窗。




  在回程的时候那些军人们在军用吉普的车上谈论起了Tony形形色色的花边新闻。去机场的路途遥远,Peter也阻拦不了那些八卦的唇舌,Tony全都回以一个微笑就结束了谈话。




  而这一瞬间就发生在这一秒,一个子弹穿透了驾驶员的脑袋。突如其来的袭击在任何人都措手不及的情况降临,Tony俯身将Peter掩盖在自己的身下躲过了一阵枪林弹雨。




  Peter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炮弹的爆炸声,玻璃的碎裂声,子弹在脸颊划过的嗡鸣,Tony的声音迟迟地传入自己的耳朵中,“快跑,Peter!”




  车门艰难地打开,抵挡了许多致命的子弹,他被Tony近乎搀扶着逃到沙漠里的一块石头身后等待救援,此时的Tony焦虑症复发,手心汗流不止,他紧抓着Peter的手想要寻求帮助。“Peter!”




  Peter对现在的状况失去了判断,除开石头身后的一小片都遭受了枪火的洗礼。Tony呼吸急促,甚至难以喘上气,紧握的手把无措的Peter从神游拉了回来,Peter感受到了那只手的颤抖,他的本能将Tony抱在自己的怀里。




  直到枪火停止。




  然而形势却越加危急,Tony的症状消除了一些,远处飞来的一颗导弹雪上加霜落在他身旁的不远处,上面的标识竟然是Stark Industries。震惊之余他奋力推开Peter让他逃命,这一切,Peter都难以接受。




  剧烈的一声爆炸让两人都陷入了黑暗,Tony因为身上的防弹衣而免于一死,Peter却重度昏迷。




  “Mr.Stark!”Peter几乎是接连着刚才的噩梦受到惊吓而清醒,才发现他已经身处一个充满着消毒味的地方。在一旁沉思的是James Rhodes上校,他听见一声呐喊便回过头安抚着Peter的情绪。




  “Take it easy,boy.”Rhodes摁下了床头的铃声,护士陆续过来查看Peter的情况。Peter身上多处被爆炸的弹片划伤,他清楚地知道自己还患上了脑震荡,眼下最重要的还是Tony的伤势,加上严重的爆炸,他担心Anthony会不会又出来捣乱,他开口询问身旁的上校,“Mr.Stark的伤怎么样了?”




  Rhodes严肃得回答道,“我找到你的时候只有你一个人,Tony失踪了。”




  Tony在一处山洞中醒来,昏暗的环境让他难以适从,他头疼欲裂,强撑了自己的意识害怕Anthony趁机而入。他拆掉了自己鼻子中的氧气管,想站起身来环视着这一切,而自己的胸前连接着一根电线,另一端是一个电源。




  “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把它拆掉。”Tony身后的一个人发了话。




  Tony一言不发,他大概猜到了这个东西的用途。




  “你胸口处有很多导弹碎片,我只能让那些磁铁将它固定在那里,否则你的心脏会被这些弹片毁掉。”




  “你是谁?”Tony只好接受了目前的状况,他的生命依靠这个电源维持。




  “我是伊森,是个医生。我知道你是Tony Stark,你被那些人掳来可不是战俘那么简单。”




  “既然你知道我是谁,那肯定也知道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我到最后都是一死。”Tony简洁明了说出了自己的处境。




  “你可以试试逃出去。”伊森劝说着,Tony只当他不明白自己的苦衷,接下来的话让他有些动摇,“或许你也有一些你在乎的人,或者在乎你的人。”




  之后的拷问证实了那个医生的想法,他们想让Tony制造耶利哥导弹,甚至抬来其他的导弹让Tony手动制造出来。Tony只得假意答应,他的手还在一刻不停地颤抖,现在无法进行精确的实验操作。




  “我可以帮你,但你必须逃出这个鬼地方。”




  Tony只得同意了伊森的协助,他将导弹中的一个部件拆卸下来,利用其中的钯制作了小型反应炉替代了笨重的电池,冥冥之中想起了小医生的叮嘱和一大堆人生道理。




  “你有什么想法吗?”伊森看着这个发出微蓝亮光的小东西。




  “也许吧。”Tony拿出了利用空余时间做出的设计图纸,每一张略显透明的纸在桌上的照射灯下显示的是他之前还没研究成功的战甲资料。他以前让Javris将这个东西藏起来以免Anthony拿去作恶,而现在他只能靠自己钻研出剩下的进度。




  “你觉得会成功吗?”




  “I don't know.But someone is waiting me.”




tbc。

谢谢手手!!!

正所谓:

心情太糟了
先这样吧
@雪晰 生日快乐

[铁虫]成绩

qwq谢谢!!!

喻然已经懒癌晚期:

本文又名《论大佬如何宠孩子》


考试和成绩是我杜撰的,不合理的地方是我的锅。


这是写给雪晰 @雪晰 的生贺,雪晰生日快乐呀,希望每天都开开心心,学习要加油呀♡


依旧不要脸的求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喜欢就支持一下嘛。


ooc我的,祝各位食用愉快。


Peter身上背着小书包,一路从学校跑到复仇者大厦然后又冲到Tony的实验室里,一把抱住Tony的腰身就开始默默哭泣。


Peter不像其他孩子,哭起来整个房间都在颤抖,声音吵到你厌烦,Peter的哭声基本微不可查,Peter总是眼泪流个不停,身子一抖一抖的抽噎,但就是不发出太大的声音。


Tony的研究本来已经到最后一步了,Peter忽然的出现让Tony手一抖,整个实验结果都作废了,Tony本来有些生气,但想着Peter一向懂事不会无缘无故跑到实验室加上又感觉到腰腹隐隐的湿意,Tony难得的皱了皱眉头,Peter哭了?是在学校受欺负了吗?


脑补过度的Tony一想到Peter在学校可能被人欺负了,想到Peter被人推搡,甚至被人挥拳相向,Tony就忍不住想穿上战甲飞到Peter的学校问个清楚。


Peter敏感的感觉到了Tony身上传来的怒气,Peter有些不太明白,小心翼翼拽了拽Tony的衣角,哭的红通通的眼睛抬头可怜兮兮的看着Tony。


“Mr.Stark,我…我考试考砸了。”


听到这话,Tony揪起的心瞬间放下,只要不是Peter在学校受到欺负了,什么都好说。


“嗯?考了多少?”


“拿了个A…”


Peter松开Tony,从背后的书包里拿出来一张成绩单递给Tony,同时盯着Tony观察着Tony的神色变化。


Tony伸手接过成绩单,上面显示了Peter的各科成绩,小孩子的考试本来就不多,基本都是那么几项,Peter其他科目都拿到了A+,唯有实践活动这科老师只给了一个B,这也导致了Peter最后的总评只拿到了一个A。


Tony把成绩单放在一旁,揉了揉Peter的一头卷发,把人抱上实验台,让人和自己平视。


“Peter,你已经很棒了,成绩在我看来已经很好了,别给自己太大压力。”


“Mr.Stark,我不知道我的实践报告为什么会这么低,明明我写的很认真,可老师给了我这么低的分数,为什么啊?”


Peter带着委屈的小奶音和Tony说着,鼻头一酸眼泪又要流出来,Tony连忙擦了擦Peter的眼泪,把Peter哄出去看电视去了。


Tony看着Peter离开的背影,神情一变,整个人都严肃起来,既然Peter说了他做的很认真,那就一定很认真,而且Tony相信以Peter的聪明,不可能搞不定一个实践报告,肯定这中间有什么问题。


“Friday,去Peter的学校把Peter的实践报告给我调出来。”


“好的,boss。”


几分钟后Peter的实践报告就显示在Tony的面前了,Tony看了几眼,顿时有点哭笑不得,似乎明白了Peter低分的原因。


实践报告要求是陪家长工作一天,Peter如实写了陪Tony一起做实验还帮了Tony的忙,老师可能是觉得Peter是编的,毕竟Peter去上学的时候并没有人知道Peter和Tony的关系,老师觉得不可能也是在理的。


“Friday,给老师打个电话,该说什么你知道的。”


“yes,boss。”


第二天Peter从学校回来之后兴奋的和Tony说了老师跟他道歉并把成绩改回A+的过程,Tony只笑不语,只是又揉了揉Peter。